羅永浩的手機夢:最終還是被“錘死”了
2021-01-18 20:36:05  出處:獵雲網  作者:趙家雲 編輯:萬南     評論(0)點擊可以複製本篇文章的標題和鏈接

這次,堅果(錘子)手機是真的要告別了。

據《晚點 LatePost》報道,1 月 13 日,字節跳動在小範圍內宣佈,原錘子科技團隊組建的新石實驗室,併入教育硬件團隊,不再研發堅果手機、TNT 顯示器等其他無關產品,只聚焦教育領域。合併後,該團隊負責人為陽陸育,向字節跳動高級副總裁、教育業務負責人陳林彙報。

字節跳動大力教育負責人表示:我們看好教育硬件的前景和價值。為了增強教育硬件團隊的研發能力,新石實驗室將與枱燈團隊合併,共同組成大力智能團隊,專注教育硬件。堅果手機用户的服務將不受影響,我們將持續探索Smartisan OS的創新機會,給用户更好的體驗。

消息一出,錘粉們開始紛紛嘆惋:我們再也看不到新一代的堅果手機了。

錘子科技確實命途多舛。

2012年,羅永浩帶着自己的情懷與遊説開啓了錘子手機時代。羅永浩率領團隊,在六年內發佈了8款產品,有妥協也有堅持,有暗淡也有亮點。戰戰兢兢的這6年,錘子科技幾次傳出危機,羅永浩自救,曾經力挽狂瀾過,也曾戰略性後撤過。

最為關鍵的一次敗退,便是2019年,羅永浩揹着6億債務離開團隊,而錘子科技的團隊賣身字節跳動。自此,由前錘子科技 COO 吳德周帶隊新石實驗室,一邊延續最初的夢想,發佈新款堅果手機,一邊冠上了字節跳動關於教育硬件的新使命。

字節跳動是一家瘋狂成長的企業,效率、效益是懸在原錘子科技團隊上的達摩克利斯劍。這款本就難以撼動手機行業競爭激烈的堅果手機,必然在新舊使命的融合過程中,神形俱疲。

據晚點團隊報道,在陽陸育宣佈這則消息時,吳德周正在休長假,並沒有參與這次業務變動。

而那個曾經出走的精神領袖,羅永浩此時正在直播間為曾經的對手,小米手機,搖旗吶喊提升銷量。

有錘粉在羅永浩微博底下爭相深情告之:“龍哥,堅果沒了。”,宛若久經惡戰的將士將最終敗退的消息傳給主帥時,主帥已經緘默。唯表心志的,可能還是微博介紹上那一直未變的“錘子科技CEO”的認證。

這是一幕落寞的終局。此前,很多人説,羅永浩的手機夢,怎麼錘都錘不死。這一次,堅果手機徹底落下帷幕,羅永浩的手機夢應該被“錘死”了。大家再述説羅永浩造夢這件事時,也終於有了句號。

如今正值2021年新年伊始,錘子科技自2012年始至被字節跳動收購,走過了6年,而堅果手機帶着殘喘的夢想走過了8年。

羅永浩帶領錘科的那6年

2012年,這家生於亂世的初創企業,誕生在智能手機產業集體爆發的這段時間窗口,經歷了過山車般成長軌跡,在跌跌撞撞中不斷進化。

大家對錘子手機的認可度褒貶不一,總體可以分為兩類。

一是,鍾情於錘子手機擬物化的UI風格、極致的工業設計和高效的人機交互體驗的“錘粉”,他們熱愛錘子的一切,也被羅永浩的情懷打動,被他的故事鼓舞。

另外一羣人則完全相反,他們眼中充滿了質疑、不屑,對產品的功能和特性極為挑剔,甚至認為羅永浩創業做手機這件事的假設都不成立,他們俗稱錘黑。

在錘粉和錘黑的相互作用下,黑紅的手機和黑紅的羅永浩使得這家公司的發展路徑不同於其他任何一家手機公司。沒有專業背景,沒有過硬的供應鏈能力,這一度讓很多人認為,錘子是靠羅永浩的網紅體質“出圈”的。

和小米手機起步類似,錘子也是從手機系統開始的。2013年,錘子推出了Smartisan OS,其中確實有一些較為亮眼的小功能,比如錘子便籤,直到現在也經常能看到有人用錘子便籤發微博。

在錘子科技的手機史上,共有兩條產品線,一條是錘子系列,另外就是堅果系列。

2014年5月,錘子發佈了首款手機,錘子T1。這款手機是錘子在手機硬件路上的開山之作,也是羅永浩夢想起航的地方。“天生驕傲”、“工匠精神”的標籤也是從這會兒開始停留在大家 的認知裏。

錘子T1開闢了自己獨特的設計風格,三段式物理按鍵、雙面玻璃都讓它被外界認識是一個異類。在虛擬按鍵普及的時代,錘子一反常態的主張迴歸實體按鍵,這種敢於突破的意義更值得被記住。同時,錘子T1的工業設計讓它成為了中國大陸第一個獲得iF國際設計金獎的智能手機。

羅永浩剛進軍手機市場時就對外聲稱自己以後只會做旗艦機,但其實,這款手機的實際表現並不如人意,也沒有達到旗艦機應有的水平,甚至產能也跟不上,羅永浩親自前往手機生產線,用了幾個月才解決危機。

T1發佈前夕,老羅宣稱它是東半球最好的手機,銷量只有25萬台左右,是原先定下目標的一半。2015年12月,錘子T2發佈,羅永浩把希望寄託於T2,但T2也沒能給錘子太大希望,銷量甚至更可憐,只有區區19萬台。

市場不買賬,資金吃緊,羅永浩開始向市場妥協。在T1發佈不到兩年的時間後,錘子就推出了自己的首款千元機產品——堅果手機U1。它的誕生代表着老羅承認到自己定價過高的錯誤,也代表着高價位的小眾手機在國內手機市場確實很難生存下去。

堅果手機是錘子在T系列之外開闢的一條新產品線,定位千元機檔位,喊出了“漂亮的不像實力派”的宣傳口號。但是初來乍到的堅果手機在配置上依舊跟不上主流,被不少人吐槽,而且連續多年的研發,和低於預期的銷量,使得羅永浩不斷面臨巨大的資金壓力。堅果系列的推出目的就是為了以高性價比解決錘子資金緊缺的燃眉之急。

另外,堅果這個產品名字也有淵源。為了觀感,採用雙面玻璃設計的T1,抗摔性實在太差,被很多錘黑吐槽“一摔就碎”。因此,起名的時候,團隊最終想了一個既堅硬又和錘子有關的名字,最終取名“堅果”。而後續的錘子和堅果手機也確實彌補了易碎這個缺點。

在錘子口碑忽上忽下時,錘子接着推出了破局之作,堅果Pro於2017年5月面世。2017年也是錘子科技最意氣風發的一年,這一年推出的堅果Pro系列銷量非常給力,慢慢讓堅果手機駛向正軌,最終使得團隊開始主打堅果。

緊接着,2018年,羅永浩在堅果Pro2新品發佈會上宣佈了一則消息:錘子系列手機開始停止更新,只剩下堅果手機系列。因為,相比錘子品牌,用户更都喜歡堅果。因此,今後錘子科技的所有手機都會用堅果來命名,錘子手機不復存在。

羅永浩確實低估了造手機的難度。時隔錘子成立6年,一款合格的旗艦機才被推出。這款手機便是2018年5月推出的堅果R1,也代表着羅永浩的手機終於被大家認可。

彼時,錘子手機和羅永浩的人氣也到達了頂峯。堅果R1的發佈會有37000人蔘與,並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的發佈會,再一次引燃了整個科技圈,無論是堅果R1還是堅果TNT工作站,老羅都成功憑藉強大的號召力給沉寂已久的手機圈再次帶來了精彩時刻。這兩款新品的發佈似乎又讓我們看到了錘子昔日狂妄又感性的樣子。

好景不長。羅永浩不會知道,此時馬上就要獲得市場認可的錘子,其實在品牌的發展史上已經到達了整個過山車旅程的最頂端,接下來的,便是快速墜落的失重,並終將墜入冰點。

在經歷虧損、裁員等風波後,2018年12月份,錘子科技的法定代表人變更為温洪喜,羅永浩更是退出了多家錘子旗下子公司,同年3月份,錘子科技的高管層發生了強烈變動,約有10位高管退出錘子科技。

羅永浩的卸任讓不少人開始討論錘子手機將何去何從。而根據公開資料,錘子科技在2016年總資產4.2億元,負債6.63億元,所有者權益-2.43億元;營業收入8億元,虧損了4.27億元。在2019年3月4日,錘子科技名下價值1577.87萬元的財產採取保全措施,羅永浩更是經過了多次的資產和股權凍結,涉及金額約為1億元。

自從2012年建立以來,錘子科技進行過6次融資,總計金額達到22億元,但依舊沒能挽救錘子科技頹廢的局勢。

羅永浩成為了老賴,他還寫了一篇《一個“老賴”CEO的自白》文中,他表示已經還清3億元左右的債務,剩下的債務哪怕“賣藝”也會還完。

迎來字節跳動的錘子,並未迎來新生

身揹債務的羅永浩,開啓了還債之旅,而錘子團隊也在走投無路之際迎來了新的旅程。2019年年初,錘子科技的成員正排隊簽署字節跳動遞過來的勞工合同。關於錘子更多消息,開始從字節跳動方面露出。

當時,字節跳動對外表示:“收購了錘子科技部分專利使用權,探索教育領域相關業務,也有錘子員工入職公司,這是正常的人才流動”,明確指出了其主要目的在於進軍教育領域,而延續堅果手機的使命似乎並不在計劃內。

這一消息讓業界略感詫異,畢竟字節跳動從未涉足過硬件,但還是讓錘子的擁躉看到了一絲希望。

不知是團隊的據理力爭,還是字節跳動聽到了錘子用户們的呼聲,又或是不想失去這些“忠誠用户”。字節跳動的初心似乎開始搖擺,時而傳出繼續做錘子手機的消息,時而被傳只是在做教育相關的兒童手機。

2019年7月,字節跳動確認了將繼續做手機的傳聞,並表示在字節跳動收購錘子科技團隊前,錘子內部就已在規劃這款手機,“手機項目更多是延續之前的規劃,滿足錘子手機老用户的需求。”

因此,同年10月31日,隨着堅果手機Pro 3的發佈,一切猜測塵埃落定。字節跳動成立新石實驗室,以原錘子團隊為核心,原錘子科技CTO吳德周任總裁。

在發佈會上,吳德周介紹稱堅果手機在字節跳動內部是其硬件中台,後續除了做手機以外,還會做其他的智能硬件,包括教育類的智能硬件等。

此後,錘子舊部似乎又沉寂了下去,再未有新消息傳出,猜測聲再次響起。2020年8月,字節跳動被傳正悄然組建車聯網團隊,而該車聯網團隊的研發人員主要從錘子團隊劃撥過來,有20人左右,該消息也得到了字節跳動的確認。

當初進入字節跳動的錘子團隊舊部,僅有100餘人,此時又劃撥出去20人,不得不讓人猜測是否發生變故。

羅永浩的手機夢:最終還是被“錘死”了
來源:企業供圖

2020年10月,堅果手機又開了第二場發佈會粉碎謠言,吳德周表示“我們不僅還活着,還活得很好。”儘管有些蒼白無力,但是也給了不少錘粉自信。

在這場發佈會上,新石實驗室推出了5G手機堅果R2,並明確了新石實驗室的定義——集設計、研發、生產、品牌、營銷、銷售和服務的全流程硬件產品團隊。另外吳德周也在現場堅定表態,將繼續堅持推進TNT OS,而堅果手機團隊人數也已增長了近一倍。

然而2年僅推出兩部手機的速度明顯較低,而且這兩部手機的市場表現也不盡如人意。錘子手機的銷售渠道主要是在線上,而從京東和淘寶平台堅果不足10萬的銷量來看,重生的“錘子”甚至不如昔日的錘子。

而此時,手機市場格局基本已經穩定,像堅果這樣的中小品牌再想突圍已是難事。

過去幾年,中國中小智能手機廠商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據 IDC 的數據,2018 年到 2020 年第三季度,中小廠商佔據的市場份額從 12.5% 下降到了 2.5%。同期,華米OV(華為、小米、OPPO、vivo 四家手機廠商)的市場份額則從 78.3% 上升到 88.7%,手機市場集中度進一步提高。

即使新石實驗室的團隊人數增長一倍,一個200餘人的團隊似乎也難以支撐手機的快速迭代更新,何況團隊還要兼顧顧另一條並不相同的產品,“大力智能作業燈”。就在堅果發佈的同時,字節跳動旗下的大力教育團隊發佈了這款智能枱燈。張一鳴還曾在內部評價“大力智能作業燈”是教育業務“蠻有亮點的突破”。

在外界看來,字節跳動將原錘子團隊收入麾下,或許能為堅果手機帶來資金、以及技術的支持,以延續錘子科技的使命。但實際上,字節跳動或許自始至終都沒有想過要將自身資源傾注于堅果手機上。堅果的夢想,是羅永浩的夢想,卻不是字節跳動的夢想。

在字節跳動看來,手機優勢不明顯,教育硬件卻有機會,基於投入產出比考慮,及時止損更是公司發展前行的硬道理。至此,字節跳動終於發出停止堅果手機研發的消息。

無論是錘子手機還是堅果手機,這一次,終於走下了它原本就狹窄的舞台。對於和錘子一起經歷過風風雨雨的錘粉來説,這個消息令人痛心。目前,堅果手機正在跳水式降價,在快速清空庫存後,錘子將真正成為傳説。

- THE END -

#錘子手機#羅永浩#堅果#字節跳動

原文鏈接:獵雲網 責任編輯:萬南

文章價值打分
當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觀點支持

+0
+0

  • 關注我們

驅動之家 關注驅動之家 微信公眾號,每日及時查 看最新手機、電腦、汽車、智能硬件信息
  • 微博

    微博:快科技2018

    快科技(原驅動之家)官方微博
  • 今日頭條

    今日頭條:快科技

    帶來硬件軟件、手機數碼最快資訊!
  • 抖音

    抖音:快科技 (1770017824)

    科技快訊、手機開箱、產品體驗、應用推薦...